常熟市地方资讯
金融新闻
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解读《品令?茶词》,学黄庭坚如何在喝茶中思考人生_

发布日期:2020-08-10 0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黄庭坚嗜茶是出了名的,有“分宁一茶客”(《朱子语类》)之称。他不仅善品茶,而且爱写茶。有关茶的诗词,他做了不下五十首。“我家江南摘云腴,落?霏霏雪不如。为君唤起黄州梦,独载扁舟向五湖。”(《双井茶送子瞻》),是他咏茶诗的名句。而今天我们要讲的这首《品令》,特别是最后“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。口不能言,心不下快活自省”,却是咏茶词的奇作了。

凤舞团团饼。恨分破、教孤令。金渠体净,只轮慢碾,玉尘光莹。汤响松风,早减了二分酒病。 味浓香永。醉乡路、成佳镜。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。口不能言,心下快活自省。

上阙写碾茶煮茶。开首写茶之名贵。宋初进贡茶,先制成茶饼,然后以蜡封之,盖上龙凤图案。这种龙凤团茶,皇帝也往往以少许分赐从臣,足见其珍。下二句“分破”即指此。接着描述碾茶,唐宋人品茶,十分讲究,须先将茶饼碾碎成末,方能入水。白居易亦有“茶新碾玉尘”(《游宝称寺》)之句。“金渠”三句无非形容加工之精细,成色之纯净。如此碾成琼粉玉屑,加好水煎之,一时水沸如松涛之声,苏轼《汲江煎茶》诗所谓“松风忽作泻时声”者即此。煎成的茶,清香袭人。不须品饮,先已清神醒酒了。

下片写品茶,换头处以“味浓香永”承接前后。正待写茶味之美,作者忽然翻空出奇:“醉乡路,成佳境。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”,以如以醇醪、如对故人来比拟,可见其惬心之极。山谷茶诗中每有这种奇想,如《戏答荆州王充道烹茶四首》云:“龙焙东风鱼眼汤,醉乡安稳更何之。老翁更把春风碗,灵府清寒要作诗。”杯中之趣,碗中之味,确有可以匹敌的地方。至于故人灯下重逢,在他也是梦寐以求的事,如《寄黄几复》诗:“我居北海君南海,寄雁传书谢不能。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念远怀旧之情,溢于言表,一旦得以实现,快何如之!

这样,作者就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桩事,巧妙地与品茶糅合起来,将口不能言之味,变成了人们常有之情,令读者都领略分享到他品茶的快活。

苏轼说:“求物之妙,如系风捕影,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,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,而况能使了然于口与手者乎?”(《答谢民师书》)要心中透彻了解事物的奥妙,而且用语言文字 表达出来,其难尚且如此,何况是对“情味”之类玄虚的东西。黄庭坚这首词的佳处,就在于把人们当时日常生活中心里虽有而言下所无的感受情趣,表达得十分新鲜具体,巧妙贴切,耐人寻味,以出奇制胜之笔,显示他迁想妙得之才。